戶籍制度改革意見的出台,農業戶口和非農業戶口的並軌,意味著長期封堵在城市居民和農村居民之間那座巨大的牆,將被正式推倒。這堵牆的推倒,是否意味著農村居民會大規模涌向城市呢?廣大農民會不會放棄手中的土地,以此來換取一份象徵著城市人“身份”的城市居民證呢? 
  據報道,四年前中國社科院曾經進行過一個調查,參與調查的人數也近11萬人,但是,調查的結果卻有點出人意料。70後、60後農民工不願轉變為非農戶口的為80%;而80後不願轉變為非農戶口則為75%,同時加了一個條件,如果要交回承包地才能轉戶口,不願轉變為非農戶口則高達90%。
  戶籍改革的主要目的之一,就是要讓農民進城,讓農村的土地流轉起來,讓千家萬戶種地變成集中耕種,以此來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,提高糧食等農作物的產量以及降低生產成本、減輕管理壓力。然而,九成農民不願用土地換戶口的想法,顯然會影響到戶籍制度改革的效率。
  為什麼一直被認為對農民很具吸引力的非農業戶口,突然變得毫無吸引力了呢?難道廣大農民的理念真的已經轉變到不願進城成為城市人了嗎?顯然,這是無法用是或者不是來回答的問題。
  就農村的實際情況來看,真正在家務農的農民已經相當少。特別是中青年農民,基本都到了城市、到了家鄉之外。也就是說,進城工作仍然是廣大農民的首選。關鍵在於,讓他們用土地換戶口,這就需要好好地算算賬了。因為,對廣大農民來說,不管土地的收益如何,也不管他們是否會在土地上投入很多的時間和精力,有一點可以肯定,那就是只要土地還在自己手中,圍繞土地的權利就不會從他們的手裡輕易消失。即便在城市務工享受不到平等的權利,有土地這份權利作保證,還能使他們與城市居民有一個可以比較的空間和平臺。如果土地也失去了,而進城以後應享受的權利享受不到,或享受不平等,那麼,他們作為公民的權利也就會失去很多。
  一些農民不願輕易用土地換戶口,說白了,就是在算權利賬,算戶口帶來的權利能否與土地產生的權利相對應,甚至更高。否則,就會堅持保留土地,到城市打工的理念,那麼戶籍改革也就難以有效地向前推進。
  事實也是如此,這些不願選擇轉為非農業戶口的農民,大多都是在城市務工的人員,他們在城市務工過程中,已經充分感受到了權利不平等帶來的精神壓力和生活壓力,感受到一旦失去土地後可能帶來的心理恐懼。因為,只要土地在手,哪怕城市不再需要自己了,自己不喜歡城市了,也可以選擇回到土地上去,去充分享受土地帶來的權利和快樂。
  這也意味著,在推進戶籍制度改革過程中,要想讓廣大農民自覺自愿地用土地換戶口,從而推動城鎮化進程,提高中國的城市化率,最有效的途徑,就是要實現權利的均等化,讓失去土地的農民不至於成為二等公民,不成為城市的邊緣人口。而這,恰恰是目前城鎮化過程中的最大難點,也是最大薄弱點。一些地方為了騰出建設和開發用地而實施的所謂新型城鎮化,絕大多數都沒有能夠有效保障失地農民的權利。凡是失去土地的農民,都是名下的資產大幅增加了,生活水平與質量卻大大降低了,從而形成了畸形的小康標準。亦即資產已經達到小康甚至現代化水平,而生活卻由原來的小康退回到了溫飽。原因是,這些地方並沒有在讓農民交出土地的同時,給農民足夠的就業空間或社會保障。尤其是年齡較大的農民,基本都返回到了溫飽甚至貧窮狀態。
  這對廣大農民來說,無疑是一個很不好的導向、很不好的示範。自然,他們在考慮用土地換戶口問題上,就不可能不認真、細緻地算好權利賬,把失去土地以後的風險和困難想得更多一些。
  更重要的是,在農業技術水平不斷提高,農村環境不斷改善的大背景下,即便在農村生活,質量和水平也未必比在城市差。更何況,城市的下崗和失業狀況也比較嚴重,給他們的啟迪和影響也很大。與其拿土地換戶口自斷後路,不如拿著土地到城市務工或生活,城市的權利少一點,農村的權利則有保障。這就給了城市決策者一個嚴峻的課題:如何在推進戶籍改革的同時,讓失去土地的農民能夠在權利上充分平等,以此來消除廣大農民的顧慮。
  戶籍改革的路很長,遠不只是戶口並軌那麼簡單。
  譚浩俊(江蘇 職員)
(編輯:SN143)
創作者介紹

錢包

pn55pniv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